专访霍炬:中文社区第一批传播比特币的人,如今怎么理解区块链

  • 时间:
  • 浏览:80

  霍炬是谁?根据一次AMA活动对他的介绍:霍炬是微信公众号「歪理邪说」作者。2010 年4 月,霍炬加入盛大创新院任高级研究员,之前,他曾创建搜索云服务「银杏搜索」。

  不过,外界较少提及,霍炬还是中文社区第一批知道并传播比特币的人之一。他的第一篇比特币相关文章发布于 2011 年 5 月,他在文章开头就写道,

  “这个项目非常有趣,或者说非常酷,而且前所未有。我对bitcoin的态度是强烈支持,并且希望它成功。我愿意接受bitcoin付款购买我的软件什么的。”

  霍炬和他的太太西乔,是国内程序员圈子里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两人也同是多年的内容创作者,至少持续十年在互联网上稳定输出高质量作品,有长期固定的读者群。一年前,霍炬和西乔接受李笑来邀请,担任基于区块链的数字内容交易及分发网络PRESSone CTO和COO,李笑来担任CEO。

  借了解PRESSone的机会,我对霍炬进行了一次专访,在采访中,他并没有过多提及自己的项目,而是讲述了自己对区块链的一些认知,也刷新了我对“内容”的定义。

  谈到对区块链的理解,霍炬认为,

  “它建立了一个以网络和算法构成的,无权威中心又不容易被操控的分布式系统。无论人们把区块链描述成什么,它作为一个分布式系统,仍然屈从于分布式系统的铁律CAP定理,在一致性,可用性和分区容忍性三者中只能同时满足两者。”

  “内容”是霍炬一直以来想要做点什么的方向,他对“内容”这样理解:

  互联网上一切消费品都是“内容”, 20 年前是文字,现在有了图片,音频,视频,但本质没变,互联网上人们的互动关系没变。谈到“需求”,霍炬认为,“所有这种颠覆性产品都有一个特征,在满足人们具体的需求之前,人们并不知道自己需要。”

  以下为采访内容,原意不变的基础上,有删改:

  8btc:你是最早一批中文社区接触比特币的人,讲讲一开始你是怎么接触比特币的?

  霍炬:密码学一直是我感兴趣的领域,看到新鲜东西就想了解一下怎么回事。当时看到比特币之后,在当时就可以看出它跟以往其他的系统都是不一样的,有很多以往未能解决的问题它提出了解决方案。当时中国有些程序员比较关注,比如还在网易游戏的云风,都会去看白皮书或者代码。当时我还在盛大创新院,还拿给了创新院许多同事看,大家也都觉得很有意思,当时还吸引了我们不少同事仔细读它的代码,那个时候虽然不知道将来会值钱,但是还是觉得是个令人激动的技术。

  8btc:当时为什么会觉得它令人激动?

  霍炬:因为它用经济系统来解决了以前不可信的问题,虽然今天看来平淡无奇,就是一个顺理成章的方式,用POW这种经济学方式解决问题。但在当时的时间点看,以前所有人提出类似系统的时候都差一个环节解决不了,就是如何保证参与者的诚实,这个问题在比特币之前没有人解决过,甚至提出类似的解决问题思路的项目也很少,直到它提出了一种用消耗能源的方式让违约代价更大并且最终成功了。

  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想法,那时候我们办公室大家都打开计算bet365官方机,运行客户端,那时候普通笔记本都可以挖到整个币。

  烤猫消失之后,一直到 2015 年,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涉足这个领域,尽管还关注,但是没在其中做什么事情。直到 2015 年之后,人们已经开始使用区块链这个概念了,我又开始对它关注多一点,因为它又重新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我们会思考这种技术到底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东西,对我来说就又变得有吸引力了。

  8btc:讲讲经历这几年后你对区块链的认知有变化吗?你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对不可能三角的理解,现在许多项目声称能够“突破”不可能三角,你还是这么认为吗?

  霍炬:简单来说,对区块链的认知大家其实都是一样的,它是一个不可篡改的分布式系统。

  “不可能三角”,这是定律,不会变的,最多是在某个方面进行妥协,或者在某个方面隐藏一些细节,本质是不会变的。

  在其他的分布式系统里面,也有很多看似突破不可能三角的产品描述,但实际上不是,它肯定是在某一方面妥协或优化,使得产品包装看起来突破了不可能三角。

  他采用某种方式的优化来放弃一些在他的理念中不重要的东西,比如说EOS他认为分布没有那么重要,所以他认为可以通过代议制民主选出 21 个人来帮你轮流做决定,他认为这个已经满足了他对分布式的要求,就是说,在去中心化的要求上稍微后退一些,但是可以让产品整体看起来体验更好一点。

 bet365 8btc:你在一篇文章中也提到了如何辨别哪些项目是伪需求,你怎么辨别区块链项目的伪需求?

  霍炬: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发布过一个流程图,对于一个技术,比如区块链,有一个产品要判断是不是伪需求,首先要分析他需要这种技术的可能性有多大,他到底需要不需要让数据分布,需要不需要解决可信性问题,一个一个特性过下来,到底需不需要用区块链解决,如果到最后都被认为是需要的,那目前的解决方案就是区块链。但其中只要有一个问题可以不用区块链,一般都有其他技术解决方案。

  

  (来自NIST,中文版由Lyric翻译)

  8btc:看起来内容方向其实是你一直以来想做的?

  霍炬:实际上我们这批 90 年代开始用互联网的人里面,很多人从 1995 年就开始试图写分布式BBS。那个时候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是互联网没这么宽,连接到另一个服务器上很慢,想获得今天这样的体验是不可能的,那时候只有很少网页可以浏览,要通过新闻组,像收邮件一样,把一大堆内容收回来再发出去。所以在当时,这是一个技术问题,每个人在每个节点上活跃,创造数据,获得回复,同步,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分布式系统。所以那时候做分布式的BBS是一个技术挑战,所有人都非常想解决这个问题。

  8btc:所以当区块链出现之后,突然发现这个分布式的系统可以用来解决 20 年前的问题?

  霍炬:是的。在互联网早期,其实是用电话线连起来的一个遍布世界的网络,那个时候其实所有东西都是分布式的,但是那个分布式没有经济激励,所有人就完全是靠义务、靠兴趣去支撑它的。

  现在做区块链的大概有两拨人。一波是 90 后, 00 后的年轻人,觉得区块链有意思,愿意去尝试去冒险,另外一批是像我们这种年龄在75- 80 之间的。在中间一层的反而很少。我们这一代愿意从事区块链领域的原因可能就是看到区块链解决了 20 年来没有解决的问题。

  8btc:你跟差评就洗稿的事情打官司也打了很久,但大家对你的认知更多是个技术人员,为什么程序员会对内容版权这么在意?

  霍炬:这其实也是经历问题。我们这个时代的技术人员对内容都比较在意,因为我们成长的那个时代的互联网,除了文字没有其他东西,我们所有人使用互联网就是从在互联网上写东西开始的。

  最早互联网上的交互,就是我需要写一篇有点长度的文章,像写信一样,发出去,等我收到回复可能一两天之后了。互联网世界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在那个年代发生过了,不管是骗人钓鱼,吹牛扯淡,然后互相攻击对骂,甚至创建一个假的宗教吸引信徒,所有的事在那个时代都已经靠文字交流在Usenet上发生过了。那个时候也有网络上的明星网红,但是一切都是靠文字创造的,今天只是多了视频和更多媒体形式。

  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到岁数大一点的程序员其实都有大量的内容创作,当然在中国有一个问题,我们的平台变迁太快了,加上互联网管制,导致很多站慢慢消失了。大家嫌自己维护一个站点麻烦,很多人就跑去了微信公众号。但如果你去看英文的,比如Dave Winer,他是最早的blog之一,也是RSS的标准起草人之一,他自己在 1994 年开始写blog,这就是互联网的第一代用户。这个blog到今天仍然在更新,昨天我还看完他上周更新的新文章,他已经写了 20 多年了,这些内容都还在。

  到这些年,我们看到facebook,微信朋友圈火起来之后,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认为这就是当年的订阅关系。虽然进行了对普通用户友好的产品包装,但本质上还是阅读和订阅的关系,这就是互联网的本质,从来没变过。

  所以说回来,我们为什么会对“内容”关心,就是因为“内容”两个字能概括的东西越来越多, 20 年前就是文字,后来有了图片,视频,直播,本质没变,就是内容通过网络传播,这就是互联网上人们最主要的活动和消费品。

  8btc:PRESSone或者区块链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霍炬: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事情让好内容变多。PRESSone不是一个惩罚性的项目,就是如果有人继续做抄袭洗稿的事情,我们没办法通过这个项目直接惩罚它,但是我们可以给人们一个不那样做的更好的工具和平台;以及如果你需要去对付这样的事的时候,我可以提供证据。互联网一直是这么发展的,它从来不是一个施加惩罚的系统,但是它可以通过让一些事情进行的更方便来推动变化。比如,提供一个让信息发布更容易的平台。Wordpress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有了它之后,出现了无数内容站。程序员创造了这样的工具,让内容发布变得更简单,结果实际上出现了数以万计的内容网站。这是程序员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提供给人们一个门槛更低、更好用、更简单的技术平台,然后下面就是创作者的事儿。

  8btc:你跟笑来的故事可以讲讲吗?我听说他知道比特币是你告诉他的?

  霍炬:大部分故事在这篇文章里面都提到了:《李笑来,那个一顿饭点 8 条鲈鱼的人》。 我送给他过最早的0. 1 个比特币。他自己在twitter上或者其他地方看到比特币的,不是我这知道的,他的钱包也不是我怂恿他建的,但他建好的钱包之后问有谁玩这个东西,我当时自己通过笔记本挖矿挖到了一点点,就给他转了0. 1 个,过程是这样。

  8btc:一个新项目起来非常困难,比如现在大家用微信公众号,然后它平台上已经有足够的用户,我沉淀的用户已经有这么多了,我有什么动力再去换一个新的平台?

  霍炬:所以说要提供一种完全不同的,对方不能满足的东西。比如我前两天写的duckduckgo(相关阅读:《穿越寒冬的独行者》 )就是我所认同的理念之一,它满足了一部分人一个强烈的不可替代的需求,从这样一批用户开始逐渐扩大。

  8btc:不可替代的需求是什么?

  霍炬:有很多,比如说duckduckgo解决的是隐私的需求,这是一个不可替代的需求,而且目前所有产品满足不了这个要求。其他还有很多,比如说公平的需求,就是说我引用文章时候,怎么样才能做到公平,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这样的功能,比如说我想使用一篇文章,我如何能快速地获得他的授权,怎么能公平地给予作者回报,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满足的需求,也都是现在产品解决不了的。

  还有一些比如可追溯的需求,我写好一个东西,然后怎么能以后一直可以追溯到它,如何保证这个历史事实不被更改,这些都可以包装成具体的产品。只不过现在我们区块链这个行业里边,我们谈的太多的是概念,总是说不可篡改,这个东西是个概念,那什么样的产品需要不可更改,行业里还没有做出太多真正的应用,我们会从这个方向下手。

  8btc:在内容创作者相应的场景里面,他们更需要吗?

  霍炬:对,其实是有一些需求是大家自己还不知道的。我认为这样的需求才是真正的需求,就像苹果把iPhone推出来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一个iPhone这样的产品,以前大家都觉得诺基亚、黑莓更好。直到苹果拿出来 iPhone,大家说这个才是我需要的,我不知道自己需要,但是确实需要的产品才是好的,这样的产品才是能吸引人来用的。

  每一代颠覆性的产品其实都是这样,它解决了一个你需要但是你并不知道自己需要的需求。

  8btc:这样的产品是创造了需求吗?

  霍炬:它没有创造,这个需求本来存在,是过去没有人有办法解决它,以至于它被压抑了,所有人看起来都认为我不需要它。直到有人解决了它,这个需求就爆发出来,大家就会说这个才是我需要的。

  这样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互联网的诞生也是这样。在互联网没有产生的时候,没有人觉得互联网是有用的, 2000 年为什么会有互联网泡沫?为什么所有人在那时候对它突然失去信心了?因为大家不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如此像今天这样依赖它、需要它。到 2000 年已经那么多互联网公司上市了,但是突然有一天人们又开始怀疑互联网真的有用吗?最激烈的人甚至认为互联网是垃圾,没有用,但实际上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一部分,跟吃饭一样平常的事了。

  再比如微信朋友圈,在微信没做朋友圈之前,你想过你每天去哪看内容吗?你回忆一下当年,甚至回忆不起来当时怎么看内容的,但是现在谁都知道发朋友圈,在朋友圈看各种文章。

  所有这种颠覆性产品都有这个特征,在满足人们具体的需求之前,人们并不知道自己需要它,直到有人把这个产品做出来。

  本文由站长之家用户投稿,未经站长之家同意,严禁转载。如广大用户朋友,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欢迎读者反馈、纠正、举报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的文章,站长之家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站长之家赞同其观点,不对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建议。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bet365官方 bet365